设置

关灯

第1页

    [现代情感] 《薄荷夏日》作者:曲风荷【完结+番外】

    文案

    单向暗恋丨酸甜文丨好学生和坏小子二选一丨bg《他不爱我》

    李成蹊记忆里的高中时代,像一片野薄荷泡在热烈的夏天里。

    十七八岁的时候,谁不喜欢坏男孩的温柔呢?

    李成蹊对闻潮的喜欢掺杂着少女的叛逆情怀,那个混不吝的男孩,像她在庸常而无聊的生活里捡到的一张彩票。

    少年时代的暗恋多像买彩票,很多时候,刮出来都是“谢谢惠顾”。

    偏生天真莽撞的少年人,就算已经刮出了“谢”字,也不肯放弃,非要花许多无用功,把“谢谢惠顾”四个字明明白白得露出来,才懂得放手。

    闻潮是李成蹊那张没中奖的彩票。

    但李成蹊不知道,她也是江寄余一直舍不得刮的彩票。

    李成蹊一直不懂江寄余。

    她以为天才就应该是曲高和寡的,所以江寄余高高在上,沉默安静,不需要凡人的理解。

    可是一个不小心,她好像把天才拉入了红尘。江寄余做朋友哪里都好,唯独看不惯李成蹊喜欢闻潮。

    少年人不懂得表达喜欢,只敢笨拙地守着那张彩票,仿佛只要不刮开,故事就永远不会走向结局。

    【阅读指南】非买股文,学霸线,坚定站小江就是甜文。

    内容标签:花季雨季?情有独钟?甜文?校园

    搜索关键字:主角:李成蹊,江寄余,闻潮 ┃ 配角:余深深,宋斯怀 ┃ 其它:

    一句话简介:单向暗恋。

    立意:青春宝贵,还请珍惜。

    第1章 江寄余

    正月还没出,琴南一中就开始张罗着补课。琴南市是个北方港口城市,临着黄海,冬天虽然冷,有时也能见着灿烂的太阳。

    李成蹊趴在桌子上,拨弄着一沓成绩条。从进入高中的第一次摸底考试,到每一次月考,他们的成绩都如实地被一条条数字记录下来。

    最后一点阳光从外面的窗户照进来,落到桌上那张黑体加粗的“文理分科意向统计表”上。

    “李成蹊,余深深,下课了!”坐在李成蹊后面的宋斯怀卷起一本政治课本,捅了捅李成蹊的肩膀,“走走走,趁着这会儿年级主任不在,我们去学校门口吃麻辣烫。”

    余深深坐在宋斯怀右手边,她的最后一道物理大题演算到一半,闻言头摇得拨浪鼓似的:“不行,等我把这个题算完。”

    宋斯怀站起来直接把余深深的笔抽走:“我能等你彭姐麻辣烫的鸭皮不行。快走,一中这群准高三,干啥啥不行,抢饭第一名。”

    李成蹊笑了一下,她不再想文理分科,而是跟宋斯怀一起等余深深。

    没有人能拒绝冬天的麻辣烫,文理分科也不行。

    余深深无奈地啊了一声,跟李成蹊一起穿上了羽绒服外套,她们还戴上围巾,遮住大半张脸。宋斯怀负责背书包,三个人一起悄悄地从后门溜出去。

    还没正式开学,有不少走读的学生会回家吃晚饭,所以在晚饭点的时候,校门口的保安都管得比较松,只要脸皮够厚,就能装作走读生混出去。

    李成蹊和余深深挽着手,宋斯怀背着书包走在两人后面。

    两个小姑娘都长得很乖,甜甜地笑着说话,混在人群里无比自然。宋斯怀大约是眉毛太粗,长得有些糙,再加上今儿运气不好,被保安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走读证呢,拿出来看一下?”

    宋斯怀三人都是住校生,必然没有走读证这种东西,但这会儿就得假装有,至少要装出在书包里找了一通忘记带的样子:“我找找啊。”

    保安盯着宋斯怀:“要是忘带了就回去拿。”

    李成蹊走了两步,忽然回头,拍了一下宋斯怀的肩膀,指了指校门外一个中年男人:“那不是你爸吗,他来接你啦,快一点儿。”

    “诶!”宋斯怀立刻包也不翻了,提溜着拉链只拉到一半的书包,迈开腿就往校门外跑,“爸——”

    余深深和李成蹊憋笑憋得十分辛苦。

    正好这时候又有一个高个子的男生企图混出校门,保安也不管宋斯怀了,忙去拦他:“闻潮!又是你!”

    听到那个名字,李成蹊下意识地回头。

    男生个子很高,比保安还高了一个头。他在琴南一中的蓝白色校服外面,穿了一件黑色羽绒夹克。

    是很惹眼的人。剃着短短的寸头,眉眼狭长,颧骨略高,五官轮廓很深,乍一看就知道很不很惹。

    大约是察觉到打量的视线,男生往李成蹊的方向看了过来。他原本耷拉着的眼皮挑起,很不耐烦地往这边一瞥。

    李成蹊立刻低下头。

    余深深没察觉出这边儿的眉眼官司,只顾在一边拽着李成蹊去吃麻辣烫:“走走走。”

    门口的保安还在拽着男生:“闻潮!我立刻给你们班主任打电话,又想混出学校去打游戏是吧?”

    走出了十来米远,李成蹊又没忍住回了一次头。

    叫闻潮的男生已经把夹克后面的兜帽戴上,也不管在一旁气得跳脚的保安,双手插兜,满不在乎地往学校里面走。

    这会儿刚下课没多久,熙熙攘攘的人群都涌入校门外,唯独闻潮逆着人流的方向。他像一尾破开深海的鲨鱼,在李成蹊眼里,所有挤出校门的人都面目模糊,只有闻潮的背影是清晰、浓墨重彩的。

    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