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3页

    “操。”余深深抬起头,捂住心口,“很难不激动,很难不心动,很难不感慨幸好我学习好。”

    余深深抓住李成蹊的胳膊:“我一定要考进理科实验班,虽然咱们班的体委是很帅,但江寄余,永远的神。”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

    (鞠躬)新的一年,重新做人!

    每晚21:00更新。

    第2章 闻潮

    “哦。”李成蹊拍了拍余深深的脑袋,“行吧,回去学习。”

    学霸党余深深和校霸党李成蹊在考试面前暂时达成了和解,两人吃完了就穿起外套,蔫巴巴地准备回教室上晚自习。

    按照惯例,他们仨还要去街头的奶茶店打包三杯奶茶,再去旁边的快餐店买三个鸡肉卷,留着下晚自习后吃。

    路过那家在装修的书店,宋斯怀顺手给李成蹊和余深深指了指:“就是这里哦,这个三层小楼,当年是哪个军阀太太的小别院来着?”

    暮色渐沉,路灯亮起,德意志浪漫主义风格的红色尖屋顶似乎重新抛光过,一扇圆形的彩绘玻璃后面亮着灯,看起来温柔沉静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余深深对这栋楼毫无兴趣,指挥宋斯怀,“你去买奶茶,我去买鸡肉卷,李成蹊你站在此处不要动,帮我们盯着年级主任有没有在校门口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李成蹊半张脸埋在围巾里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路灯将她的影子拉得瘦而长,她抻了抻胳膊,看着两个好朋友走向不同的方向。

    闲等人无聊,李成蹊默默地在脑海里串起电磁学知识点。大约过了六七分钟,她听到余深深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李成蹊!”

    李成蹊抬起头,看见余深深从快餐店里出来,她笑着朝余深深挥了挥手,快步走向余深深。

    “潮哥,我错了——”

    几乎是同时,那座要改成书店的德式小楼后面,嗡地一声重响,风驰电掣地冒出一辆蓝黑色摩托车。

    “操!”摩托车上的男生骂了一句脏话。

    李成蹊压根就没想到书店后面那条黢黑的弄堂里会蹿出一辆摩托车。锃亮的车灯打在李成蹊的脸上,李成蹊被照得眼睛一花,慌张地后退。

    这里是个下坡路,摩托车根本刹不住,骑车的人用力攥紧把手,将无法减速的摩托车重重地撞向路灯。

    轰地一声响,摩托车侧翻倒地。骑车的男生利落地先跳下来,他也不管摩托车摔成什么样,先看向被带倒在地的李成蹊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他半蹲在地上,看着摔在地上的女孩,有些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李成蹊虽然没有被摩托车直接撞上,但那一瞬间还是被横冲直撞的摩托车吓得摔倒了。

    因为书店在装修,这条路并不平坦,她感觉手肘、掌心都有些火辣辣的疼。最要命的是膝盖,似乎剐到了地上的一块硬水泥,校裤被剐破了。

    路灯并不明亮,李成蹊低头看了一眼伤口,上头灰混着血,有一条大约十公分长的口子。

    “李成蹊!”拿着三个鸡肉卷的余深深急赤白脸地跑过来,“要不要紧?”

    李成蹊抬头看了一眼余深深,又看向蹲在她身边的男生,很轻地摇了摇头。她小声地在心里叫了男生的名字——

    闻潮。

    刚刚她才在校门口偷偷看过两眼的男生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啊?”余深深气得直发抖,“在学校门口的马路边上飙车,不知道会撞到人吗?你哪个班的,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闻潮身后气喘吁吁地跑来了一个瘦得跟竹竿似的男生,一来看到余深深指着闻潮在骂,不由得一叉腰,也不管青红皂白就开始跟余深深对吼:“怎么说话呢,有路还不让车走了是吧?你们自个儿不看路,还要怪我潮哥?知道我潮哥这辆雅马哈r6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闻潮转过头,浓黑的眉毛往下一压,瞪了那个男生一眼,那男生顿时就不敢说话了。

    买奶茶的宋斯怀这会儿才赶到,看到这闹哄哄的场景吓了一跳:“李成蹊,还活着吗?”

    太吵闹了。

    哪怕一人一句,都噼里啪啦地跟放鞭炮似的,李成蹊受不了,捂住膝盖说:“就摔了一下,没什么事。宋斯怀,你先回教室,替我跟老刘请个假,我跟深深去一趟医务室,晚点儿再去上晚自习。”

    余深深把鸡肉卷和奶茶一道往宋斯怀的书包里塞:“对,咱还是偷跑出来的,你得先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宋斯怀看了看闻潮和他身后那个小弟,有些不放心地把书包塞到余深深手里,“还是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,你回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你回吧?”

    “演什么生死战友情吗。”李成蹊伤口疼得直吸凉气,她没工夫搭理两个分外戏多的好朋友,而是鼓起勇气,对上闻潮的目光,“应该没什么事,今天不好意思,摩托车要是出什么问题,可以找我。”

    闻潮看着李成蹊,伸手按在李成蹊的膝盖下。路灯的光昏沉隐绰,他打开手机的手电筒,凑近了照上去。

    “有点深,去医院。”大约伤口上沾了许多灰,闻潮低头吹了两下。

    李成蹊的手无意识地抓紧了自己的衣角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不用去医院!”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了多少个不字,“我还要上晚自习呢,过两天就要考试了……”

    李成蹊越说声音越小,最后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