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4页

    闻潮看着她,眉毛拧成一道川字。

    一群人就挤在这里,没有一个离开的。余深深从宋斯怀包里拿出个本子,撕下一张纸,递到闻潮手里:“留下你的姓名、学号、班级和联系方式,要是李成蹊出了什么问题,我们随时再联系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!”李成蹊吓了一跳,也不管疼得发麻的腿,单腿跳起来抢走了余深深手上的纸。

    只是她也就跳起来那一下敏捷,抢过了纸条就站不稳了,幸好闻潮在旁边手快扶住了她。

    闻潮从裤兜里掏出车钥匙,甩给跟在他身后的小弟:“车给我送回去,谁他妈下次敢再乱开出来,别怪我把他的手折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这话时压低了声音,但李成蹊离得很近,还是听得一清二楚。她甚至觉得能感受到闻潮的声带振动,每一个音节都低沉悦耳。

    “医务室的校医五点下班,如果不想耽误晚自习,沿着海边走有家小诊所,开到晚上十点。”闻潮一边打车,一边对余深深说,“我先送她去诊所,你们要是不放心,可以跟着一起。”

    余深深和宋斯怀对视一眼,最终决定余深深跟着李成蹊,宋斯怀回去请假。

    出租车很快就到,余深深坐在李成蹊旁边,小心地碰了一下她的腿,立刻又把手缩回来。

    李成蹊膝盖上的伤口还在往外渗血,她的嘴唇开始发白,疼得一抽一抽的。

    “小姑娘摔着啦?”出租车司机看到李成蹊的腿,从储物格里拿出一瓶双氧水和未拆封过的一袋棉签,“先简单处理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余深深拿着双氧水和棉签,看了一眼李成蹊的伤口,手抖得不行。

    李成蹊嘴唇发白,说话的声音很虚:“算了……你晕血,别弄这个,怪脏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。”闻潮跟余深深换了个位置,熟练地接过余深深手里的双氧水,取出两根棉签,蘸得湿透了,一面用棉签拨,一面往伤口上浇双氧水。

    “嘶。”李成蹊痛得一把抓住了闻潮的手。

    闻潮动作都不带停顿,继续给李成蹊清洗伤口:“你跟她说点什么转移注意力。”

    这话闻潮是对余深深说的。

    余深深被闻潮的气势唬住,一时也忘记反驳,立刻又跟李成蹊说起了那本漫画:“你为什么喜欢校霸不喜欢学霸?学霸多好啊,又聪明又温柔。”

    李成蹊看了一眼闻潮。

    “诶,我应该把奶茶从宋斯怀的书包里拿出来现在喝的。”余深深长叹一口气,“他这个臭不要脸的,很有可能会喝完自己的,再把我们俩的都喝了。”

    “文理分科,你可一定要选理科。”

    诊所很近,余深深没说几句,出租车就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先下车的余深深想要搀一搀李成蹊,但闻潮已经打开另一边的车门,他站在那里,弯着腰,朝李成蹊伸出手:“介意吗?”

    李成蹊其实没反应过来闻潮在问什么,但她看着闻潮的眼睛,出于本能地摇头表示不介意。

    闻潮的手穿过李成蹊的膝盖,将她横抱起来。

    “刚涂了双氧水,怕你蹭到。”

    闻潮明显是不习惯去解释的人,可这场合倘若不解释点什么,实在有些不合适。

    余深深走在两人后边,觉得自己委实有些多余。

    李成蹊只愣了一下,然后没有犹豫地伸手抓住了闻潮手臂上的衣服。她抓得很紧,呼吸却屏住了。

    诊所在海边,冬天的海风凛冽割人,出租车的停靠点离小诊所还有一百来米,闻潮将李成蹊又往怀里藏了些。

    正是涨潮的时候,李成蹊听到潮水一声一声。她小心翼翼地抬眼,看到闻潮被风吹红的耳朵。

    她抓住闻潮衣袖的手松开,替闻潮戴上了帽子。

    闻潮脚步一顿,低头看向李成蹊。

    李成蹊的手悬在半空,也不敢再抓住闻潮的衣袖。她眼皮垂下,避开闻潮打量的目光。

    夜晚的海融尽无边际的黑暗里,比白天显得更加深邃辽阔。一弯银钩似的月亮挂在天际,除了潮水和风声,这里静谧而温柔。

    闻潮抱着李成蹊,迈开步子,继续朝海边走去。

    第3章 好运气

    海边的小诊所亮着灯,余深深挑开门帘,让闻潮和李成蹊先进去:“大夫在吗?”

    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女士走出来,指了指蓝色布帘后的床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闻潮把李成蹊放在床上,幸好这夜晚的风很大,这样冷的天气,李成蹊才不至于红透了脸,能体面地遮掩住她的羞赧。

    “只是摔了一跤。”李成蹊低声道。

    余深深不满:“明明是被摩托车撞了啊!”

    李成蹊拉了一下余深深的袖子,余深深翻了个白眼,倒也不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女医生抿着嘴角轻轻地笑了:“伤口冲洗过了是吧,处理得还不错。还有其他地方受伤吗?”

    李成蹊伸出左手,掌心靠手腕的地方,被粗粝的水泥路面蹭破了一层皮。

    “我其实还有点晕。”李成蹊很小声地说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是因为风吹得头晕,还是摔疼了头晕,又或者仅仅是因为闻潮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“太瘦了,小姑娘平常是不是就有些贫血?”女医生在李成蹊膝盖下面的伤口处按了一下,“挺深的,还在渗血,估计会留疤。我再给你上点药,你自己注意一些。”

    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