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7页

    “不是说好谁做错题集谁是狗的吗?”余深深指了指李成蹊的错题本,“你这么快就叛变革命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李成蹊说,“我深知自己的傲慢与无知,决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。物理老师新发的两张卷子带了吗,给我看看最后两道大题。”

    余深深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也坐回到书桌前,她把物理卷子递给李成蹊后,自己也翻出了一本化学辅导教材。

    “我本来以为,我们今天能聊那个撞你的男孩子聊一晚上呢。”

    李成蹊握笔的动作一顿:“考完试再聊。”

    “噫。”余深深发现李成蹊的笔筒里插了一根树枝,半枯不绿的 ,很是难看:“什么东西啊?”

    李成蹊抬头看了一眼那树枝,竟然弯着嘴角笑了:“灰姑娘看过吗?”

    “啥玩意儿?”余深深眯着眼睛,伸手戳了戳,“普普通通,没有魔法呀?”

    李成蹊只是笑:“做题吧。”

    她没有给余深深解释,这只是樱花道上勾住她头发的一根普通树枝。在仙度瑞拉的故事里,父亲为她的姐姐们带回珠宝首饰与衣裳,而灰姑娘只要了一根树枝。这根普普通通的树枝,却是所有魔法与浪漫的开始。

    对于李成蹊而言,今晚就是她的好运时间,命运终于将她的这根树枝馈赠于她。

    分班考试如期而至。

    李成蹊的伤口仍未痊愈,膝盖附近的伤口最难好,她总是免不了走路,而走路则就会拉扯到伤口。好不容易前一天晚上愈合了一些,第二天早上又在迷迷糊糊地赶去上早课的途中把伤口拉裂。

    期间闻潮没有再出现,但每天会找人给李成蹊捎饭捎药捎水果,连带着余深深和宋斯怀这一周都没有吃过重样的水果。

    大抵是吃人嘴软,余深深和宋斯怀也再没说过闻潮什么不好,甚至偶尔还会要求李成蹊:“你慢慢养伤,不必好得这么快。”

    宋斯怀还问过余深深:“要不今儿晚上你也去哪个路口蹲一蹲,争取也碰个瓷,等李成蹊的伤好了,我们再吃你的白食。”

    余深深狞笑着要打宋斯怀,吓得宋斯怀满教室蹿。

    李成蹊觉得有些好笑,其实她比谁都希望这伤口好得慢一些。人生海海,而李成蹊与闻潮之间的联系薄弱极了,一旦她的伤口好了,他们之间就再也没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这几天李成蹊一直坦然接受着闻潮的好意,她明知道这只是闻潮对那晚发生的意外的弥补,但总还是忍不住从这些“好意”里汲取一些不该有的慰藉。

    人果然贪婪。

    考场按期末考试的成绩排座次,李成蹊是年级第十五名,宋斯怀年级第十一,余深深第十二。

    他们三个的成绩说好也好,但总是不拔尖,基本上轮着在前二十名的位置里打转。这三人大部分时候都得过且过,问起自己的成绩来也都没有不满意,仿佛最大的志向就是偷溜出去吃麻辣烫不被发现。

    至于要考几的大学,那是前三前五的事,压力也落不到他们身上。

    考前余深深和宋斯怀还围在李成蹊的座位前聊闲:“我觉得李成蹊这次肯定能考得不错,但你昨天给我圈的题难度有些超纲了吧?”

    “分班考试,难度肯定比期末要高。昨天圈的那道是09年高考的数学压轴题,我觉得解题的思路很有借鉴意义,不看后悔的是你。”李成蹊一面检查自己的考试用品,一面说,“别围我这儿了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行行行。”余深深说,“你腿还痛吗?”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痛得要命。”李成蹊低头看了一眼,“但习惯了,不会影响我做题。”

    宋斯怀啧啧道:“‘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,空乏其身’,李成蹊,你要走大运了。”

    李成蹊摇头:“你安静点,我就走大运了。”

    她没想到宋斯怀和余深深两人一通胡扯,竟然说对了个八九不离十。

    两天的考试一结束,第二天全部成绩就出来了。高中老师批改试卷的速度,仿佛是复兴号上的中国梦,只有更快,没有最快。

    宋斯怀作为数学课代表,一大早就被叫去办公室里拿卷子,他还没进教室,隔着老远就开始喊:“李成蹊——”

    “李成蹊,你出息了啊!”

    李成蹊这会儿正在座位上看漫画,还是学霸和校霸的那一本,听到宋斯怀叫她,抬头应了一声:“嗯?”

    “总分年级第二!”宋斯怀将手里头的这一沓数据试卷哐地往桌上一拍,“你说,你是不是贿赂老刘了,数学压轴题竟然就是你昨天圈的那道啊啊啊啊……快问我,白捡二十分压轴题是种怎样的体验?”

    “太高调了。”余深深满脸嫌弃地从讲台上抽出数学试卷,“不是什么特别的体验,就是提前二十分钟把卷子写完了,有些无聊。”

    李成蹊看了一眼讲台上的两个朋友,继续低下头看她还没看完的漫画。

    “看,真正的高手。”宋斯怀将李成蹊的卷子送到她桌上,“什么叫宠辱不惊,这就是了。考年级第二很重要吗,还是漫画比较重要。”

    李成蹊点了点头。上周为了考试,她一直没看,就算知道最后女主角是跟学霸在一起了,她还是要在玻璃渣里找校霸的糖。

    “所以最后是学霸赢了,还是校霸赢了?”宋斯怀虽然不看少女漫,但每天听余深深和李成蹊吵,情节大体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