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10页

    老黄瞪着李成蹊。

    李成蹊硬着头皮支棱着那条瘸腿站起来:“我是之前b区315班的李成蹊。”她立刻看向老黄,“我不——”

    “坐下!”老黄扯着嗓门吼了一声,又温柔地看向盛以慕,“以后就辛苦两位同学了。”

    草台班委会就这样搭建起来了,李成蹊、余深深和宋斯怀三人因为话多,一人捞了一个班干部当。

    “晚自习结束后,班委会来我办公室一趟。”

    老黄说完就离开,两节晚自习的课间,除了极少数上厕所的同学,大家都很安静地坐在座位上刷题,跟上课时也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余深深和李成蹊干脆在课间传着纸条玩。

    她们一个写尖子班没意思,一个写坐得屁股疼,想回热热闹闹的315班。

    李成蹊团起纸条扔余深深脸上:“走,串班去?”

    余深深立刻站起来,扶着瘸子李成蹊,两个人假装上厕所,要往外头走。宋斯怀把掉到地上的纸团捡起来打开看了一眼,立刻跟上:“我也要去,我也要去。”

    李成蹊笑眯眯地回头:“走,一起去女厕所。”

    走出教室门,李成蹊竟然迎面和两个熟悉的人撞上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是你们啊?”那个竹竿似的瘦瘦小小的男孩指了指李成蹊,“高灵姐,就是她。”

    李成蹊不用余深深搀扶,自己站直了,跟高灵对视。

    “我们见过了。”高灵笑了一下,“原来是年级第二啊。”

    李成蹊看向高灵。

    高灵就是那个前两天莫名其妙来班上找过她的漂亮女生,她也是最后一名进入这个理科实验班的。

    李成蹊记得她的名字,到这一刻才把脸对上,反倒更觉得诧异了:“你第一节 晚自习不在?”

    高灵朝李成蹊眨了眨眼:“闻潮在打篮球,我去看他呢。”

    李成蹊哦了一声,又对高灵旁边的男孩说:“你……叫二毛吗?以后就不用在每天给我送东西了,怪麻烦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男孩抓了抓头发:“我叫毛平,大家都管我叫二毛。东西是潮哥给钱买的,我就是个跑腿的,你得自己跟潮哥说。”

    “高灵姐,我真得走了。”二毛拧着眉头,“潮哥已经知道今晚我带你去看他打篮球了,他得削死我……”

    高灵甜甜地笑着:“他不会的,下次姐姐还请你吃饭啊。”

    二毛耷拉着眉毛,没说好,也没说不好。高灵笑着走进实验班,经过李成蹊身边,还拍了拍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宋斯怀和余深深都相当了解李成蹊,一看李成蹊这样木着脸,就明白她的情绪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小李?”宋斯怀伸出手指戳了戳她的肩膀,“还去女厕所不?”

    余深深比宋斯怀心要细一些,听到闻潮的名字就猜到了个七八分:“下晚自习,火山石烧烤,走不走?”

    “今晚吗?”宋斯怀压低了声音,“风险太大了吧?”

    余深深看着宋斯怀。

    “谁不去谁是狗。”宋斯怀撞了一下余深深的肩膀,“这里没劲儿透了。”

    剩下的两节晚自习一晃而过,离下课还有五分钟,老黄没来,估计是忙着在开会。李成蹊三人见讲台上没人,就开始偷偷收拾书包,下课铃声一响,蹭地跑出教室,混在走读生里往校门外挤。

    李成蹊作为一个瘸子,蹦跶得比余深深和宋斯怀还要快。

    坐到烧烤店里,李成蹊捧着腿呼啦呼啦吹气:“疼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该。”宋斯怀替李成蹊撕开一次性筷子的塑料包装,“让你跑慢点,你还要往前冲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。”李成蹊揉腿的动作一顿,“等一下,我们是不是忘了老黄今天让班委开会。”

    余深深倒热水的动作一顿:“……是有这么回事。好久没当班干部,业务不熟练了。”

    “回吗?”宋斯怀看向外面,“现在跑回去应该还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回。”李成蹊拿起菜单:“现在回去肯定是要挨骂的,我要真吃饱喝足了,挨一顿也就罢了,没有犯罪事实还有坐实罪名,绝不受这个苦。”

    余深深点头:“那就让我们将犯罪进行到底吧。”说罢,她抢过李成蹊手里的菜单,“别看啦,这里头就没啥你能吃的,给你点一份蹄花汤,你闻个味儿就行。”

    宋斯怀招手:“老板!有没有新鲜海蛎子,煮半斤好不好?”

    开春了还是琴南的开海季,海蛎子正是肥,捞上来直接清水煮,蘸酱油吃都很香。

    “李成蹊你不能吃嘿嘿嘿。”宋斯怀转过头笑得一脸讨打样,“啤酒来一扎,有二厂的没?”

    “喝个屁,明天星期一。”李成蹊用没受伤的那只脚踹了一下宋斯怀的塑料椅子,“还二厂的,我看你是过年过傻了。”

    琴南人爱喝啤酒,这里的生啤也有特色,故而琴南人不管什么场合,都想来一扎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跟煮海蛎子一起上了一扎二厂的啤酒,李成蹊也分得了一小口。她有伤能吃得少,烤串拨去调料,就随意咬两口。

    吃得开心了,余深深屈指轻敲桌面,烧烤排挡里橘色的暖光灯照得人脸柔和,她看着李成蹊:“朋友一场,闻潮这件事,你给个准话。”

    李成蹊明白,这才是余深深张罗着今晚要出来吃烧烤的真正原因。

    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