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13页

    李成蹊闻声看过去,漫天雪絮织成一层如画似的景,踏雪而来的少年,瘦削而挺拔。他拾级而上,于是这春雪就成了他出场的陪衬。

    “神仙下凡了。”

    李成蹊听到身边有人小声地说。

    第7章 独角戏

    下凡的神仙从后门一声不响地进到高321班,坐到教室的最后一个空位,宋斯怀的旁边,李成蹊的后座儿。

    原本在剥橙子的宋斯怀眉毛一抬,手一抖,橙子直接囫囵滚下来,到了江寄余脚边。

    江寄余先弯腰给宋斯怀捡了橙子,然后才放下书包,坐到座位上。

    他身上带着凛冽的风雪气,羽绒服外衣上都是雪花凝成的冰晶片儿,遇着暖气,很快就酝成水。

    江寄余脱掉外套,搭在椅子后面。

    李成蹊又一次闻到了江寄余身上的消毒水味道。这次的味道很淡,但仍然沾在了衣服上。因着爸爸是医生的缘故,李成蹊对消毒水的味道一直有些敏感。

    “嗨。”察觉到后桌没动静了,李成蹊才转过身,将六个大文件夹并着一支录音笔一起递给江寄余。

    江寄余抬眼看向李成蹊。他睫毛上沾着雪珠子,轻轻一眨化成了水,濡湿了一点他的长睫毛,更显得他眼睛黑亮。

    李成蹊发自内心地感叹:神仙哥哥。

    “我叫李成蹊,这些是这段时间的试卷和习题,黄老师让我帮你整理了一下。课程录音在这里,你有需要也可以听。各科笔记我可能记得不太好,但你需要的话,我也能借给你。”

    李成蹊往常跟宋斯怀他们说话,都是有些咋呼的,但对着江寄余,语气不由自主得变轻变柔。这种温柔跟在闻潮面前的害羞与忸怩还不一样,前者是心动时的不可说,后者则纯粹是谁敢对神仙哥哥大呼小叫呢?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江寄余说话的声音也好听,嗓音如同他这个人一样干干净净,他接过文件夹,问李成蹊的名字,“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?”

    李成蹊眼睛一弯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江寄余回来上课,他明明是有些突兀地坐在了话多又爱闹腾的三人组中间,却奇异地带动起了这块小角落的学习氛围。

    尽管他并不与李成蹊他们亲近,这也是单人单座的好处,但李成蹊发现,她借给江寄余的笔记再还回来时,里面有疏漏的地方,江寄余会用便条在一旁为她补上,她记下的疑惑江寄余也同样会给她写清楚,甚至是某些重点的思路,江寄余也会一并给她圈出来。

    李成蹊愿意把江寄余的举动称为学神的温柔。

    同时她也猜到了老黄为什么要让李成蹊替江寄余整理学习资料,有来有往,共同进步。她考出的这个全是水分的年级第二,到底是让老黄对她充满了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。

    这会儿的体育课,教室里除了瘸腿的李成蹊和赶学习进度的江寄余,所有人都被体育老师拖出去跑圈。见教室里空荡荡的,李成蹊悄悄地转身,将宋斯怀偷渡回来的一杯奶茶,放到江寄余的桌子上。

    江寄余在草稿纸上演算的动作一顿,那杯奶茶上贴了一张天蓝色云朵形状的便利条,上面写了“谢谢学神的笔记”,还画了个笑脸。

    江寄余垂下眼睫,看了便利贴两秒,拍了拍李成蹊的肩膀。李成蹊回头,江寄余把奶茶往她那里推:“谢谢,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学神的温柔也是学神的客气。李成蹊明白江寄余帮她做笔记,就是还她整理资料的人情。她再送奶茶,就是多此一举,大概率江寄余不会收,但李成蹊还是想试试。

    江寄余拒绝了,李成蹊也没强求,她把奶茶拿了回去:“我还是要谢谢你的。”

    学神应当是个不喜欢与人有亏欠的性格,李成蹊这杯没送出去的奶拆,让他没有立刻继续学习,反而目光往下移了一些。

    李成蹊敏感地察觉到他的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李成蹊侧身坐着,教室里没有其他人,她很放松地插了吸管,喝了一大口奶茶。

    江寄余问她:“你腿上的伤口是不是一直不太好?”

    李成蹊一愣。

    江寄余温声道:“我这两天看到给你送的饭菜,丰盛是挺丰盛,但类似瑶柱鸡汤、虾和牛肉,还有芒果之类的水果,都不合适吃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。”李成蹊端着奶茶杯子的手颤了颤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些都是发性食物,虽然有营养,但并不利于伤口愈合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教室后门被推开。

    “诶,不小心听了个墙角。”

    高灵娉娉婷婷地走进来,她戴着粉色的毛绒围巾,走到自己的座位上,弯腰拿了个手机,临出门前,又回头看向李成蹊和江寄余:“半个月好不了的剐蹭呐,可不就是得注意饮食。”

    高灵笑得别有深意:“还是学神观察入微。对了,东西都是二毛订的,跟闻潮可没关系,真发烂发臭了,也怨不得别人呢。“

    李成蹊低头,又吸了口奶茶,江寄余拧着眉头,目光在两个女生身上逡巡了一圈。

    “我继续上体育课去了。”高灵笑得灿烂。

    李成蹊低着头。她能感受到高灵对她的敌意,也许高灵是对所有靠近闻潮的女孩子一视同仁,也许只是敏锐的第六感察觉到了李成蹊的不安分,但李成蹊不是很在乎。

    “学神。”李成蹊放下奶茶,抬头看向江寄余,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