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17页

    “别这么悲观嘛。”李成蹊说,“我看周六的素质拓展活动,第九周还排了海洋课题研究,说是要去渔村做一天社会实践呢。”

    “真假?”丁一帆眼睛立刻亮了,没有人会不喜欢不上课出门玩的活动,学霸班也不例外,“我已经开始贷款快乐了。”

    余深深的胳膊撞了一下一直在跟丁一帆他们说话的李成蹊:“给学神也送一瓶吧。”

    嘴上说着送一瓶,余深深其实往李成蹊怀里塞了两瓶。

    李成蹊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闻潮。

    丁一帆还以为李成蹊是在看江寄余,也跳起来,要跟江寄余打招呼。

    他问李成蹊:“说起来,你们是怎么把学神拉下来的?我以为学神根本就不会搭理这些俗事。”

    第9章 butterflies  y stoach

    李成蹊的目光挪到江寄余身上。湛蓝的天上飘过几朵絮絮的云,在和煦的阳光下,清瘦挺拔的少年将计分板交到308班的男生手里。

    “不需要怎么拉啊。”余深深抻了抻胳膊,“我们就把事情跟他说了一下,让他来帮个忙,他就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丁一帆嘴巴张得圆圆的,“这么简单?”

    “要多复杂?”余深深指了指自己的嘴巴,对丁一帆说,“你嘴巴好大,能吃小孩吧。”

    李成蹊白了一眼余深深,认真地向丁一帆和盛以慕解释:“真的就很简单,不需要晓以大义,道德绑架,也不用死皮赖脸,生拉硬拽。江寄余是再正常不过的人,不正常的是我们,给他添了太多神话光晕。”

    丁一帆挠着头,看向盛以慕:“她什么意思啊?”

    盛以慕说:“学神是个好人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觉得不是呢……”丁一帆咂摸着李成蹊的话,跟在盛以慕后面,嘀嘀咕咕了一路。

    李成蹊则抱着余深深塞给她的两瓶水,走向江寄余和闻潮。她步子不快,心里头却很紧张,每靠近闻潮一点,呼吸都会变沉变滞。

    大抵她实在太慢了,于是没等她走到闻潮的面前,就有人抢先一步了。

    是高灵。

    高马尾的漂亮少女拿着三种不同的饮料,笑吟吟地站在闻潮面前,闻潮看都不看她一眼,调转脚步就往另一个方向走。

    高灵脚步轻快地追在闻潮后面。

    于是李成蹊也换了个方向,走向江寄余。

    江寄余摇头拒绝了李成蹊手里的水。

    李成蹊并不意外,她转身将一瓶矿泉水塞给身后的余深深,一瓶自己拧开喝了。

    俩小姑娘开始在操场上绕圈散步,余深深特别不可置信地说:“你也太不酷了。我怎么也想不到,有一天李成蹊喜欢上一个人,会怂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李成蹊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还记得我们一起看《仙剑奇侠传》,说好要一起做敢爱敢恨的侠女吗?”余深深说,“没想到你不仅没有变成侠女,反而这样没用。”

    李成蹊踢着操场上的小碎石子:“敢爱敢恨的侠女,好难的。明知道对方不可能喜欢自己,怎么好意思让他知道我的喜欢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要不喜欢他。”余深深说,“不喜欢你的人就不值得你喜欢。”

    李成蹊说:“有道理。但你知道暗恋最吊诡的地方是什么吗?但凡他多看我一眼,我就会忍不住去想要是他能喜欢我该多好,我就会臆造我们在一起的可能性。只要一这样想,就没有办法做到不喜欢他。你看,愚蠢不愚蠢?”

    “因为知道对方不喜欢我,所以才会暗恋。但每一个暗恋的人,都做不到放弃‘万一他也喜欢我呢’的这种万一。概率万分之一,微乎其微,但让人……神魂颠倒,跟狂热的异教徒崇拜并相信神会降临一样。”

    余深深啧了又啧:“不行,那我这辈子都不要喜欢人了。爱情会妨碍我的自由意志,让我变蠢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李成蹊说,“黏黏糊糊的东西,一点儿也不爽利,敢爱敢恨的侠女只要遇到了,就会走向悲惨结局,不是死,就是死生不如死。”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人人都歌颂爱情?”余深深问,“这简直就是个骗局。”

    李成蹊看了看天:“我想过这个问题的。或许是因为性和繁衍的本能需求,或许是工业社会造就出的孤独感,或许是阶级统治需要公民拥有一致的精神符号——比如说灰姑娘、霸道总裁之类的故事那么受欢迎,是因为我们都知道阶级固化,倘若我们歌颂用爱情而非暴力去反抗这种固化,是不是更美好呢?普通人的情绪需要一个出口,‘爱情’就应运而生了。它是本能,是情感,也是当代话语体系下的新‘神话’。“

    “我自己都不知道,那些完美的爱情故事,是不是真的。大概只能相信那句老土的话:斯人若彩虹,遇上方知有。”

    就算知道是骗局,但谁能拒绝神话呢。对爱情的崇拜和向往,从个体诞生的那一刻就开始了。

    “了不起。”余深深说,“要不你还是去学文科吧。说起来,你还没说过,你是怎么喜欢上他的呢。”

    余深深歪头,看着李成蹊:“这个你能说吗?”

    “老土的暗恋故事,一定要有一个对他而言只是普普通通,对我而言却是惊心动魄的开头。”李成蹊低头笑了,眉梢眼角都温柔,“说出来怪难为情的,有机会再告诉你吧。”

    下课铃响起,李成蹊拉着余深深往教室走:“走吧,我们回去上课。”

    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