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18页

    晚自习结束时,李成蹊被老黄留下来,问了今天体育课的事情。李成蹊简单解释了两句,老黄点了点头:“其实我们这个班啊,说特殊也特殊,说普通也普通。你看你们仨,或者丁一帆和盛以慕,跟其他学生有什么不一样吗?”

    “盛以慕,看着挺稳重的,是吧?其实胜负欲强得很,丁一帆都还没来找我,他先跑过来问每周六上午的素质拓展活动,咱们班是不是应该也要报名篮球比赛。”

    李成蹊笑了,体育课的时候,她就看出来盛班长的不甘心了。

    琴南一中响应教育局素质教育号召,每周六上午安排的都是素质拓展活动,从英语角到辩论赛,包括篮球、羽毛球比赛等等应有尽有。不过对于高321班的大部分人来说,这只是多出的半天自习课,有一些老师也会留在办公室,方便学生答疑。

    老黄说:“我告诉盛以慕,我们班当然也要报名。我们希望你们能考出好成绩,但没有人要求你们变成学习机器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学习,好好享受你们高中三年的青春时刻。”老黄笑容温和,“等你们上了大学,毕业工作,成为大人后,才不会为虚度了这段最好的时光,感到后悔。”

    李成蹊也对老黄笑了,她鞠了个躬:“谢谢您。”

    “早点回去吧。”老黄抬手看了看表,“今天你回家是不是?”

    一中周五晚上,住校生也可以离校回家。李成蹊因为摔着腿的缘故,好些个周末没敢回家,这周原本计划从周五晚上就回家住的。

    因为老黄的谈话,她出校门时已经过了九点半。

    路上已经寥寥没什么人,她爸本来说开车接她,但临时有病人,去医院加班了,让李成蹊自己坐公交车回去。

    李成蹊看到她爸的消息时,李医生可能已经进手术室一个小时了。

    李成蹊有些意兴阑珊,她背着书包,忽然就不怎么想回家了,在一中周围的巷弄到处溜达着。

    她和余深深、宋斯怀常吃的那家烧烤店今晚很热闹,里头几张桌子都坐满了学生;彭姐麻辣烫早就打烊了,只有屋檐下留着盏路灯;那家宋斯怀很感兴趣的书店也无声无息地开门了,名字叫“butterflies  y stoach”。

    ……胃里的蝴蝶?

    李成蹊虽然预想到这个书店的名字会做作至极,但没想到是这么个带点暗黑色彩的恶趣味英文俚语。

    这句俚语一般用来形容心情紧张,七上八下。形象的描述就是胃里飞进了一群蝴蝶,如果直接想象这现实场景,其实有些恶心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李成蹊背着书包走进一看,夜晚书店的logo亮起led灯,黑底白边,一个抽象的人头侧脸,突出张得很大的嘴,里面飞出一只蝴蝶。

    真是形象生动的“butterflies  y stoach”,不愧是卖《理想国》的书店。

    李成蹊啧了一声,转头准备穿过书店旁边巷子,抄近路去公交站。

    这条小巷也是当初闻潮的摩托车撞到她的那条,里面没几盏完好的路灯,李成蹊打开手机手电筒照明。

    将近晚上十点,周遭很安静,李成蹊听得见自己的脚步声,不知是不是错觉,她听到一声细细的呜咽。

    李成蹊步子一顿,她没有继续走,凝神又听了听周围的响动。过了好几秒,周遭都很安静,李成蹊松了一口气,加快脚步继续往巷子外走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小巷一侧的居民院子铁门后,一双捂住男生口鼻的手松开了。这双手肥厚油腻,指腹上有层老茧。

    “你还想跑到哪里去,啊?”

    枯瘦的男孩子被拽起头发,被迫仰着头。他嘴角破了,额头和颧骨都是青紫一片。揪住他头发的肥胖男人满身酒气,他按着男孩子的头往水泥墙上撞。

    “你吃老子的,住老子的,还有什么不满意——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盆花钵从天而降,砸到了那肥胖男人的头上。

    “哐——”

    小巷子低矮的院墙上,爬上了一个瘸腿刚好不久的姑娘。那姑娘叫了一声:“毛平,打开门,出来!”

    二毛做梦也想不到,会在这时候看到李成蹊。

    “快快快!”李成蹊脸色煞白,“他起来了!”

    李成蹊那陶土花钵,正对着肥胖男人的头顶砸下去的,男人又喝了酒,愣了足足有半分钟,才清醒过来。他伸手拨开额头上的花盆,泥巴混着血,糊了他半张脸,更显得面目狰狞。

    “毛平,快跑!”

    李成蹊的声音响亮,毛平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男人,紧接着从地上一跃而起,拉开从屋里头锁住的铁门,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过来,要是我摔倒了接一下我……”李成蹊咽了口唾沫,一边说,一边咬牙往下跳。

    二毛刚跑到她跟前,李成蹊就跳了下来,幸好这一米多一点的院墙真的不高,要不然她就得交待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还没等李成蹊松口气,院子里的男人就追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哼哧……哼哧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呼吸粗重,在夜色里清晰可闻。

    “跑!”李成蹊拽起毛平,往学校的方向跑。离这里最近的就是那家做作书店,butterflies  y stoach,书店已经打烊了,门虚掩着,里头只剩下几盏灯。

    几乎没有犹豫的,李成蹊带着二毛跑进书店,一口气跑到二楼,躲到了某个书架后。

    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