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19页

    两人呼吸急促,扶着膝盖喘个不停。

    忽明忽暗之间,隔着几排书架,楼道处传来脚步声。

    李成蹊心跳到了嗓子眼,她把受伤的二毛挡身后,从书架上拿了一本大部头的小说,举起来摆出个防御的姿势。

    脚步声停了。

    李成蹊举起书——二楼的灯被打开,来人穿着白色卫衣,手上搭了件校服外套,眉眼清雅,是李成蹊的熟人。

    “江寄余?”

    李成蹊长舒了一口气,紧接着她腿一软,趔趄着靠着书架坐了下来,带着哭腔地说:“吓死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

    更新时间调整为18:00(我忘了晋江还要审核)

    鞠躬(收藏一个吧qaq)

    第10章 派出所

    “吓死”的何止是李成蹊。

    江寄余走过来,看着脸色惨白的李成蹊和鼻青脸肿的毛平,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于是他也不着急开口,捡起被李成蹊丢在地上的大部头国学经典,重新放回书架上。书整理好,他才不紧不慢地蹲下来,看了看毛平的伤,又看了看惊魂未定的李成蹊。

    江寄余想了想,从口袋里摸出几颗彩色锡箔纸的水果糖,递到李成蹊眼前。

    李成蹊眨巴着眼睛,伸出手想拿一颗糖果,只是她还处于应激反应阶段,手抖得拿不稳东西——江寄余好耐心地把剥好的糖果递到李成蹊手边。

    “谢……谢谢。”李成蹊抿嘴含住水果糖。

    这是最近很流行的那种小糖果,包装用的彩色锡箔纸是很闪亮的颜色,像一颗颗星星,一般装在漂亮的玻璃瓶里,一罐一罐地卖。

    “还要吃的话,一楼还有很多。”江寄余的声音很轻,仿佛怕吓到李成蹊和毛平。

    李成蹊靠着书架呆了好一会儿,水果糖的甜味在舌尖化开,她才缓过来,问江寄余: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江寄余看了李成蹊一眼。

    真奇怪,明明江寄余什么都没说,李成蹊就是看懂了他的意思——我还没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,你倒好意思先问起我。

    怎么看,鼻青脸肿的毛平和惊慌失措的李成蹊都比较奇怪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们……”李成蹊转过头,看向毛平。

    毛平过长的额发挡住眼睛,红肿发紫的颧骨突出,李成蹊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。

    还没等李成蹊组织好语言,书店一楼传来哐的一声,像是什么重物砸碎了大门,紧接着,门口的警报声嗡嗡地响起来。

    毛平的身体下意识地哆嗦了一下。

    李成蹊立刻起身:“快报警!”

    江寄余站起来,从楼梯处探头往下看。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肥胖男人,手持一根水泥地里插着的那种钢筋,突兀地闯了进来。

    这男人半张脸上都是狰狞的血迹。

    江寄余立刻打了报警电话,清楚地说明了地址和现在的基本情况。

    “别怕。”他回头看了一眼很紧张的李成蹊,“二楼的每一间书屋都有单独的安全门锁。”

    江寄余将门反锁,又给这家书店的老板打了个电话:“师姐,今晚出了些意外,所有的损失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来,我来赔!”李成蹊几乎是蹿起来的凑到江寄余的手机边,“对不起,我给您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漏出一声很清甜的笑。

    李成蹊抓着江寄余的手臂,凑得太近了些。江寄余的动作一顿,换了只手拿手机。

    这个小动作立刻让李成蹊意识到她的逾矩,她讪笑地后退两步,小声地又重复了一遍:“我来赔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的人不知说了什么,江寄余低声嗯了两下,就将电话挂断。

    他将手机放回兜里,眉心拧了一下,看向李成蹊和毛平:“你们俩——”

    一直沉默的毛平开口了:“我后爸。”就解释了这么一句,他看向李成蹊,语气很平静,“你给潮哥打个电话,看他有时间能不能来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李成蹊心脏像是被什么抓了一下,似乎她被那个男人追着跑时,也没有这么紧张,“我、我吗?”

    毛平点头:“我没带手机。”他抬起头,又看了一眼李成蹊,“你不会没存潮哥的手机号吧”

    怎么可能没存,不仅存了,李成蹊简直是倒背如流。

    “存了的。”李成蹊拿出手机,翻到闻潮的电话,拨出去的时候手一滑,差点在后面点出一堆乱码。

    电话响了四五声才接,背景音也冗杂喧闹。

    “闻潮吗?”李成蹊声音不大,“你好,我是李成蹊。”

    她听到对面似乎有气声似的一声轻笑。很快,那些嘈杂的声音消失了,电话里只剩下闻潮低而沉的说话声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毛平……他……”李成蹊看了一眼二毛,“他被那个打了。”

    李成蹊磕磕绊绊地组织着语言:“我放学的时候路过,看到他后爸那个——然后,我们跑到了学校门口的书店,不过我们已经报警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地址。”电话那头的闻潮打断李成蹊紧张的陈述,“别怕,我十五分钟内赶到。”

    李成蹊把这家做作书店的地址告诉闻潮,然后闻潮就挂断了电话。她拿着手机,有一瞬间的失神,以至于没有注意到江寄余打量的目光。

    李成蹊只记得闻潮的那句——别怕。

    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