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168页

    李成蹊笑了: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黄佳薇醉眼朦胧地点头:“对象,搞对象……谁才是我对的那头大象啊?所以,你到底是怎么跟江寄余一直在一起的?有什么、什么我不知道的秘密吗?”

    李成蹊很认真地想了想黄佳薇的这个问题:“好像到了现在这个阶段,感情对我们来说,是一种平衡。我们能长久的在一起,有一些稳定的客观因素:家人、朋友、物质条件……也有一些个人因素,我们俩都不是会被外物所诱惑的人,彼此欣赏、理解和信任,最为重要的是,我们俩都很擅长为对方妥协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许之衡之间,不就是双方都不愿意妥协吗?”李成蹊说,“当然,我并不是劝你妥协,到了这个年纪,我逐渐意识到人生好像就是不停地做选择,每一个不同的选择都会开出一条不同的平行世界线,如果你准备一个人走完这一生,那每一次就选择你最喜欢的,如果你想跟另一个人共度一生,那么你们得学着一起做选择,并努力地通过一次又一次的选择,让你们的人生故事线成为一段交集。”

    就像电影《猜火车》里所说的那样,choose life / choose a job / choose a career / choose a faily……生活不就是一些选择。

    “在学生阶段,我们处于一些天然的集合里,于是很容易发生一些很好的故事,但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们走出了这个安全区,开始面临更广阔的世界,可能以前的生活里只有十种选择,但成年人的世界里的选择是指数爆炸式的,你今天的每一步,都是你过去的选择,明天会发生什么,又取决于你今天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向前看吧,学姐。”李成蹊笑着揽住黄佳薇,“你对的那只象,可能就在下一个路口。”

    李成蹊二十七岁那年的夏天,超强台风登陆东南沿海,百年难遇的洪涝灾害席卷南方,而江寄余所在的研究组,因为观测某组重要实验数据,撤退晚了一天,被困在了海岛中。

    那时的李成蹊还在北京,她的陶瓷水杯忽然从桌面坠落,碎瓷片划破她的指腹,鲜血淋漓。她有种不好的预感,又联系不上江寄余,等她辗转找到郑老打听到消息的时候,距离江寄余在大海中失联已经超过了72小时。

    李成蹊当时脑袋里就嗡地响了一声,她立刻跟黄佳薇请假要前往舟山,并拜托郑老一旦有了江寄余的消息,请务必联系她。

    但在极端天气下的出行注定是困难重重,由于南方暴雨,航班一直延误,李成蹊在机场等了五个小时,最终等到航班取消的消息。无奈之下,她先飞往郑州,再由郑州转高铁继续往南走。

    紧接着,她又在铁路上等了7个小时,南方不停地下雨,超强气流把城市、铁路和公路全部搅得天翻地覆,人类文明在自然面前竟然渺小至此。

    李成蹊由北到南,用了将近二十个小时。这里的车站几乎看不见人,雨大得犹如天上破了个洞,郑老想派人接李成蹊去基地,越野车都开不出来,直到三个小时后,雨略微小了一点才能出行。

    李成蹊坐在车里,看着车站对面的餐馆灯牌被风掀了下来,重重地从他们面前砸过,又落到地上,尖锐的尾端砸起一串高高的水花。

    郑老亲自去研究所门口接了李成蹊,他安慰道:“请放心,小江他们一定不会有事,我们的海上基地里有足够的食物储备和防范工程,失联可能只是强台风造成的卫星信号中断。预计十二个小时内,台风就会逐渐离开这片海域,我向你保证,十二个小时后,我一定把江寄余的消息带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您。”李成蹊向郑老鞠了个躬。

    郑老让人领她先去休息:“赶快洗澡换身衣服,不要让小江再为你担心。”

    这是李成蹊第一次意识到,时间的流逝犹如一把刻刀,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她的身上割开了一道口子,那种痛苦,就像被秃鹫凌迟的普罗米修斯。

    在李成蹊抵达研究所的三个小时后,他们收到了从海上发来的一组讯号:“安全”。

    郑老转头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李成蹊,但李成蹊仍然不敢放松,在没亲眼看到江寄余之前,任何意外都有可能发生,李成蹊的焦虑和恐惧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增长。

    江寄余足足让李成蹊等了两天。

    台风留下一片狼藉后又继续北上,雨还在下,但比之前小了很多,李成蹊撑着伞,跟随大家一起去到港口。

    舰艇返航时,整个港口一片欢呼,李成蹊能感受到她的心脏以一种不正常的频率跳动着,一个接着一个人从甲板上走下来,第一个不是江寄余,第二个也不是,第三个……

    看到江寄余的那一瞬间,李成蹊扔掉了手里的伞,朝他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江寄余接住了朝他飞奔而来的李成蹊,并紧紧地把她抱在了怀里。两个人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说话,语言太苍白,他们必须靠着肢体的温度来感知彼此的存在。

    研究所里的其他同事都对李成蹊很好奇,他们纷纷向郑老打听:“这就是小江每天挂在嘴边的那个女朋友?”

    郑老笑着点了点头:“走吧,把时间留给年轻人。”

    李成蹊不知道她跟江寄余在雨里抱了多久,直到她打了个喷嚏,两个人才如梦初醒似的松开了彼此,江寄余捡起落在地上的伞,牵起了李成蹊的手,李成蹊擦了一下眼角的泪,说:“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