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1页

    [现代情感] 《偏偏他是灯》作者:纵虎嗅花【完结】

    “她对别人永远周全懂事,唯独对我,睚眦必报,任性妄为,是我人生的颠覆者,也是救赎者”

    “我怕黑,偏偏他是灯”

    周天离年级第一最近的那次,天降梁嘉树,少年长着一张过分苍白的脸,自此,梁嘉树回回年级第一,她以为他碍眼极了。

    后来,周天才清楚,她不是讨厌梁嘉树。

    最开始,梁嘉树以为周天是一个贫穷又清高的优等生,直到他发现女生的一个秘密……

    后来,她彻底入侵他的生活,破坏他,报复他,重塑他,以及爱他。

    拧巴少女x忧郁少年

    双向暗恋非典型火葬场强强he

    注:“我怕黑,偏偏他是灯”此句引自网络。

    内容标签:情有独钟欢喜冤家

    一句话简介:一场旗鼓相当的暗恋

    立意:相信爱就像相信生活那样

    第1章 雨来风急,料峭的春寒杀了……

    雨来风急,料峭的春寒杀了个回马枪,学生们抱怨着把好不容易脱掉的厚衣服又套在了身上。

    开学第一次月考成绩排名出来了,宣传栏前,黑压压的人头涌动。

    身为本市最好的重点中学,附中的竞争一向激烈。每次考试,排名永远牵动着学生老师家长三方的情绪,周天混在其间,很安静,眉眼间是常年不变的一股疏离感。

    这是她离年级第一最近的一次。

    “班长,太可惜了,就差一点点,”同桌冯天赐替她抱不平,“这个这个,梁嘉树,到底是哪来的,以前都没在名次表上见过这号人,凭什么突然就考了第一?”

    周天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她不动声色地看着梁嘉树三个字,以及他的分数,她第二,然而总分他甩了她三十多分。

    第一名和第二名之间,在附中这种学校,不应该是这么大的差距。大家的成绩,向来咬的很紧。

    周天是中等水平考进的附中,她不是特别有天赋的那种类型,但够刻苦,年级排名始终保持在前十。

    在附中,月考年级前二十都会被称为“清北之星”,这一次,周天觉得发挥好极了。当时,大家照惯例心照不宣地对着答案,并且谦逊无比,嘴里最爱说自己考的不太好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周天手里拎着一个大口袋,里面装着同学们捡来的各色瓶子,她是班长,要负责把这些东西送到附近的废品站,换成班费。

    周天做这种事,永远游刃有余,且从容,且寻常。

    冯天赐觉得自己永远做不来,毕竟,拎这种夸张的蛇皮袋,总感觉像个进城务工的。她没有歧视农民工的意思,只是青春期特有的敏感作祟--太容易觉得丢人了。

    一场春雨刚过,门口小吃街支起的雨棚没来得及撤下,各个摊位就涌进了成群结队的附中学子们。

    周天妈妈黎梅的摊位简陋,但生意不错,她家的炒河粉摊位前永远排着不短的队伍。

    大家都知道高一(1)班的美女班长家是卖炒河粉的。

    这在冯天赐看来,又是另一种……不好意思吧,她父母是双职工,非大富大贵,可也没吃过穷的苦。她习惯性地看着周天去帮黎梅的忙,心里面,油然而生的依旧是佩服。

    在附中,没有人不佩服周天。

    她那份云淡风轻,连老师都要夸赞她心智的成熟和坚韧。这个年纪的中学生,青春期,或多或少地都有着各种各样的虚荣心。周天常年穿校服,朴素、大方,大庭广众之下替妈妈卖炒河粉,从不觉得丢份儿。就这一点,老师们清楚,对于十几岁的优等生来说真的很不容易。

    而黎梅这个人,微胖,圆脸,人看起来和气而亲切。周天显然没遗传她的半分特质,她像爸爸,高挑,五官有点冷,隐约桀骜,但悉数压在一张表情不多的面孔深处。

    周天很自然地接过铁锅,让母亲休息一下。

    女生看着纤秀,力道却不小,勾火,颠锅,一套流程万般纯熟,香气上下翻腾不止。而旁边,黎梅则忙着给学生们拿烤肠。

    “微辣,加牛肉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葱花,酸豆角多放点儿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带鸡蛋的,不放辣鲜露!”

    女生平静地点点头,面对着七嘴八舌的声音更显得人沉默。

    “俏俏,累了吧,妈来。”黎梅喊周天的乳名,因此,很多人都知道周天还有个名字,男生们促狭,也只敢在寝室里说什么周俏俏,完了,是一阵哄笑,abb式的名字总是自带可爱光环,但周天是班长,高冷美人,成绩又拔尖,没人敢随便开她玩笑,用学过的文章说,她是那种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女生。

    人群忽然有了阵骚动。

    队伍里的女生们频频勾起脖子扭头张望,捂嘴偷笑,很显然,这是高中女生见到秀色可餐男生的惯常反应。没办法,读书那么累,这种让人眼前一亮心跳加速的机会是躁动青春期的恩赐。

    周天是在听到“梁嘉树”这三个字时,慢慢抬的头。

    少年很英俊,她迅速瞥了眼站在队伍最后面的男生。恰巧,对方碰上她的目光,非常快,周天觉得两人对视的瞬间,也就一两秒钟而已,她挪开视线,很自然。

    男生身形颀长,站在队伍里,鹤立鸡群,眉眼英俊但面色有些苍白,他今天第一次到学校上晚自习,正式回归校园。

    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