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14页

    周天双眼漆黑发亮,她立刻反驳:“梁嘉树,你以为我会占你这个便宜?回头把零钱拿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吧,你不占人便宜,但却喜欢出尔反尔。”梁嘉树话说的很直接,“既然不想卖饭给我,又何必多此一举呢?”

    周天喉咙紧了一下,她很想说,不是这样的。但说不出为什么,在梁嘉树面前她总是下意识地想去努力维持着什么,冷静?从容?大概是一个云淡风轻的人设吧。

    再说,周天也不希望别人误以为她在炫耀自己做所谓的好事。

    所以,女生一副不屑解释的样子:“当我无聊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话这么冲的啊,你到底怎么当上班长的。”梁嘉树一下想起看到她抽烟的那个瞬间,有点迷离,有点恍惚,竟还带了道不明的暧昧美感。

    “梁嘉树,你以为你说话很好听吗?你以为你是什么?百灵鸟还是画眉?”周天声音不高,咬字却异常清楚带着一股反讽,她绝对不是那种面对帅哥就只会兴奋语无伦次的傻白甜女生。

    莫名其妙就杠上了,气氛诡异。

    梁嘉树盯着她满不服气的眼,忽然问:“要过来一起排话剧吗?”

    周天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《哈姆莱特》?”她很快就镇定下来,心口乱跳,搞不清梁嘉树这人怎么这么奇怪,他居然旁逸斜出问这么一句……“不好意思,我没有长头发,而且,对奥菲利亚这个文学角色一点都不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真糟糕,这句话刚说完,刺耳的铃声突兀响起,周天回神,发现心跳更快了,随之而来的,是无法言说的一股失落,带着矫情的忧伤:我喜欢自己的短发。

    不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周天非常确定自己在听到那话的瞬间,想排话剧,很想,气氛就在铃声响后陷入一种怪异的沉默。不过,这短暂的沉默很快被梁嘉树打破,他问:

    “不喜欢这部剧?”

    “我更喜欢《麦克白》。”周天毫不犹豫接话,说完,脸微微的烫,她在任由自己裤子可能会被弄的更脏,也放任自己没立刻滚回教室学习,而是选择说话,跟令人讨厌的梁嘉树说话。

    同时,她心里升腾起晦涩的欲望,那就是希望梁嘉树问她一句为什么,她当然十分有见地,但绝对不会主动卖弄。

    可是,他没有问,梁嘉树似有所思点了点头,回首望教学楼灯火,轻声说:“上课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不过,彼此又很快挪开目光,梁嘉树像一条狡猾的鱼:“班长,你知道我在排《哈姆莱特》?”

    本来是带点暧昧的话,在周天听来,格外敏感,什么意思?他在暗示自己很关注他吗?

    “大家都知道高一在排话剧,不过,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或者说自恋地去演王子。”她突然很烦他一本正经喊“班长”,别人这么喊,是真心拿她当班长看,鬼知道梁嘉树什么心态,他是第一名。

    “你好像对我有意见。”梁嘉树态度自然很多。

    周天脸面依旧紧绷,语气却淡:“没有,我对待同学们一视同仁。”

    这神态,老气横秋的,梁嘉树看看她,留下一句“奥菲利亚未必就需要一头长发”,转身走向了教学楼。

    周天一时没能弄清楚他那话是什么意思,换句话说,就是她从来不会因为别人一句话想入非非,搞有的没的,什么都没成绩和金钱重要。她突然就想起王尔德的一句话来:

    在我年轻的时候,我以为金钱就是一切,等年岁渐长,发现事实果然如此。

    周天忍不住莞尔,等再回神,惊觉底下已经湿漉漉成片了,女生撒开两条修长有力的腿,跑回了寝室。

    一班新来转学生,大家议论了两天。李佳音很好相处,住进女生寝室已经是三天后,她那套东西,是外公和妈妈一起送来的,女生们叽叽喳喳结伴回来时,发现桌子上摆了许多零食和水果。

    “哇哦!”有人发出赞叹。

    李佳音妈妈并非性格外向的人,她的热情,带着点儿拘谨好像是努力挤出来的牙膏:“李佳音刚转过来,不太熟悉附中环境,希望能跟你们好好相处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阿姨,都是同学肯定的啦!”寝室住八人,总有人活泼开朗又奔放,张嘴就接话。

    李佳音的外公也在旁边帮腔,一面说,一面觑着李佳音的脸色,李佳音脸色当然很好,她微笑着问清楚每个人的名字,以及床位。

    除了周天,人都在,冯天赐刚被塞了一把零食在手,吃人嘴短,拿人手软,她心里不是那么喜欢李佳音,此刻,也得硬调理出一丝友善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你也喜欢exo?”李佳音指着冯天赐的床沿的贴画,略带惊喜地问了句。

    对于青春期的姑娘来说,没有比拥有共同爱豆更拉近好感的了,冯天赐有些意外,最开始,她还有点忸怩地点头,不过话唠属性决定了冯天赐很快忍不住跟李佳音说的唾液纷飞。

    周天就是在这个时候进来的,她拎着两个水壶,轻轻一放,目光扫到桌子上的零食,还没开口,已经有人喊她:“班长,这是李佳音妈妈给的,阿姨人好好。”

    她抬头,李佳音的目光仿佛早在等着她,下一秒,对方露出有点胆怯的味道,轻声说:“班长,你好。”

    李佳音带着恰到好处的异样,不那么明显,但又正好能为人捕捉到那么一点蛛丝马迹,一点不寻常的东西。因此,大家有点摸不着头脑地看了看两人。

    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