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139页

    说完,她迅速换鞋,打开门,几乎是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周天没等电梯,而是顺着楼梯一口气跑下来,不知到几楼拐角那,胸口痛到痉挛,她不得不停下来,一把捂住嘴,眼泪汹涌而下。

    她知道,自己到底是没能留住那个夏天,那只蝉,还是死在了当时的某一刻。

    第56章 好大一会儿,周天觉得四……

    好大一会儿,周天觉得四肢可以动弹了,她掏出湿巾,慢条斯理地把残妆擦掉,露出一张干净素白的脸。

    她终于释然,但也没想象中来的愉快,只是心中空空,就像当初她说我们不要再见面那样。几句话就能消弭恩仇的感觉,似乎太轻巧了,轻巧到对不起她这些年的郁结。

    现在,她必须说服自己,和梁嘉树真的结束了。

    周天摸了摸脸颊,湿漉漉的痕迹已经差不多,这一刻,她很想妈妈,如果妈妈在,发现她的异样,一定会很温柔地说:

    “俏俏,怎么啦?有什么不痛快地跟妈妈说说?”

    她也就无意识地喊了声“妈妈”,只有自己能听见。

    走出单元楼,周天猛地收住脚步。

    梁嘉树站在一个垃圾桶的附近,他在吸烟,昏暗光线里火星一闪一闪的。周天立刻变得呼吸紧促,但下一秒,她告诫自己不要这么自恋,他只是下来抽支烟,毕竟,他家里一尘不染。

    她只想快步走过去,时间仿佛静止,每一秒都很难熬。

    “周天。”梁嘉树忽然喊了她。

    拜托不要是还礼物,周天僵硬地看过去一眼。

    “今晚别走了。”他声音有微微的沙哑。

    周天完全不知道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,她嘴干干的,磕巴问:“你,你想让我陪你吗?”

    梁嘉树没说话,他扯住她一只胳膊,直接进了电梯。

    空间逼仄,周天有点恍然,她忍不住问他:“你是特地下来找我的吗?”

    梁嘉树就那么一直克制而沉默地站在旁边,敛着眸,好像全然没听见她的问话。

    直到进屋关门的刹那,周天忽然很用力地抱紧了他,她被他踩了下,但没松手,她不知道梁嘉树会有什么样的犹疑、摇摆,只想用最简单也最有力量的拥抱重新占有他。

    隔着薄薄的衣料,肌肤的温度慢慢传递过来。

    梁嘉树很快变得粗暴而直接,他把她抱起,周天顺势勾住他脖颈,想低头找他嘴唇时,梁嘉树已经偏过脸在她白皙的颈子上狠狠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很疼,她条件发射般地弓了腰。

    浴室很大,铺着鹅卵石,周天跪到上面时膝盖只觉痛,衣服层层叠叠堆到腰间,横亘在那,仿佛把一具身体截作两段。

    她猛地被他按低下去,腰肢塌陷,像被八月的洪流击垮,紧跟而来的狂风骤雨让周天叫的嗓子哑掉。

    他们换了很多个姿势,梁嘉树想要弄死她一般凌虐着,喉咙里,只能发出些破碎的声音,他给的痛楚,独一无二,周天已经哭不出来,不知第几次被填满时,她把他肩头咬出了血。

    在她眼神都开始失焦时,梁嘉树才开始吻她,唇瓣,舌尖,一点点深入,呼吸一直都是乱的。

    他小心翼翼拨开她湿透的长发,和刚才的激烈截然相反。

    这个吻很漫长,从唇往下,口鼻喷洒的热息最终停在她湿腻的小腹那儿,梁嘉树脸贴靠着,手依旧握住她的腰肢,他不再动作。

    像结束战斗的猎人,他终于可以平静地回味自己的猎物。

    周天浑身发红,脸却透着丝丝的白,她的手缓缓朝下移动,摸到他的头发,揉了揉,梁嘉树便闭上眼把脸贴的更深,分明有眷恋的意味。

    她被他细微的动作弄到想哭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周天感受到了梁嘉树的脆弱,尽管,他在刚才结束掉的这场欢爱里如此陌生强势。

    “想喝点东西吗?”还是梁嘉树先开的口,他并没抬头,只是抓住周天的手指,轻轻放在嘴里吸吮。

    他很快放开,起身端来一杯纯净水加两块冰,噙了一口,把周天托起,然后,清凉的液体渡到她嘴中,周天很乖顺地咽下。

    两人脸庞离很近,近到周天可以看清楚他眉毛里津津的汗,她忽然倾过去,舔了舔他的眉毛,两人无声对视片刻,梁嘉树忍不住摸了下她的脸庞,低声吐出“俏俏”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我想问你,我们这次……”周天捧住了他的脸,两人额头相抵,她停顿两秒,继续说,“我们这次算什么,我觉得还是问清楚比较好,我知道你一定恨我,恨我玩弄你。”

    她一边问,一边亲昵地蹭他额头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刚才是报复你,也玩弄你一次吗?”梁嘉树鼻腔中拖出重重一声叹息,“我不是,我确实不相信你爱我,但我害怕,怕你这次走了就真的不会再找我,因为我知道你主动来找我对你来说有多困难,我不想原谅你,至少也应该让你痛苦一段时间,可你比谁都狠心,一走了之,我不是你的对手,周天。”

    他无可奈何地摇摇头,他舍不得,还是舍不得失去她,他知道自己也许以后还会遇到其他女孩子,但不会再有谁像周天一样,让他心甘情愿去奉献,也不会再有那样的悸动,所有剧烈的痛苦和甜蜜,这种感觉,只能她给。

    “我们可以慢慢来吗?我的意思是,再试一试,”周天哽着喉咙,她亲了亲他的脸颊,双目灼灼,“我们再重新相处看看好吗?如果,如果到时你还是没办法原谅我,我们再分开。”

    --